[繪圖]世界上有一種愛:即便晚餐擺在跟前, 她的眼裡永遠只有你一人。

0
29
Lavelin, Ruby’s Love , 2018, 鉛筆、畫紙

Ruby的世界有一種愛,即便是晚餐擺在跟前,
在她的眼裡、她的心底,永遠只有你一人。


我見過的貓兒性子都帶點冷,即使是最好客的貓,在看透你沒有牠要的東西後,翩然離去頭也不回,那撒嬌後留下的溫度是溫暖的諷刺。

我不是貓奴,我認為喜歡貓的人,身體裡一定住著受虐狂的基因,人類戲稱牠們是貓皇喵星人,這不就是明擺著彼此世界遙遠的距離,為何還要可憐巴巴貪圖牠們偶爾大發慈悲賞賜於人類的「傲嬌」,對,不能只有嬌,一定要加上傲,這才是牠們。

因此我對貓一直帶點漠然,直到我遇見了一隻叫做Ruby的貓。

Ruby是朋友的貓,今年大概七八歲,身披黑白兩色不規則的毛皮,黑的地方柔亮,白的地方鬆軟,纖細的四支,優雅的步伐,銀灰色的眼眸像黯淡的滿月,只有在抬起頭來的時候,才會因為光線的進入而顯得閃耀。


我帶著一小瓶酒當作拜訪禮,和朋友一起來到家門口,門縫不斷傳出輕聲的呼喚,在她開門的一剎那,一團毛球就黏了上來,

「你今天去哪?」
「為什麼這麼晚回來?」
「你旁邊的人是誰?」

那一刻,她的熱切讓我的腦袋自動幫她加上了這些對白,莞爾。沒見過這麼急切的貓兒,我便蹲下來輕輕拍了拍她的背脊,自我介紹道:「你好,我叫做Lavelin。」原以為是她餓了才這麼急切,但看飼料盆裡仍留有半碗以上的份量。朋友見我驚訝,便笑著說Ruby非常黏人,她要是再晚點回來,Ruby就會生氣,到時候傢具可要遭殃了。

黏人?我想起朋友提到過Ruby以前曾被前主人拋棄過一次,或許是造成她現在依賴感較重的原因,但以我的觀點看來,面對信任者的拋棄,往後的日子也可以選擇再也不相信別人,不再依賴,便不會受傷了,再次敞開心房或許是更艱難的決定。

在朋友與我分享美味的草莓蛋糕時,Ruby只是靜靜坐臥在她的綠色小毯上,半瞇著眼睛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我問什麼事情讓她這麼開心?朋友只笑說Ruby很容易感到滿足,也不知道她究竟在開心些什麼。

一小個晚上的相處後,我在Ruby眼裡看到的盡是對主人的愛,那是經過時間淬鍊的依賴,與人類之間深深的羈絆,那是無論你走到何方,她的眼裡始終如一的專注,這種深情在我心底蕩漾。

我的腦海裡不斷浮現的是那雙明亮的眼睛,這樣的深刻令人無法忘懷,透過畫筆將它呈現出來。

2018.2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