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中一中97藍槓 帥旭

這是一個關於中一中10年前被塵封的歷史,內容包括了那時候的學生畢業舞會活動、學權爭取、還有一些獵奇事件……

為何會被塵封呢?據說是當時爭取舞會活動舉辦權、學權爭取的人,也就是正文的撰文者冠威,當初沒注意留下記錄,這些值得被記念的歷史就默默的消失。很感謝今年的青刊社給我們這個機會,讓我們在能在育才街128期紀錄這段學生史。

作者群介紹

何冠威
好像被一些學弟妹稱為「上古神獸」,高中時的髮型和霍爾、白龍、塔矢亮、阿爾敏和北海小英雄一樣。
剩下我想說的都在主文了,希望大家認真看完。

除 (Ah-True)
中一中美術班畢業校友、目前就讀研究所,偶爾畫些廢圖消遣的廢柴繪師。 腳本雖然偶爾鬼畜,但基本上都是寵著這個拖稿廢柴的,然後就漸漸被寵壞了。(阿不是
工作項目除了畫畫還是畫畫,偶爾意淫角色跟編輯群,是總之很快樂這樣。

帥旭
辣雞腳本,當初的幽靈夜戀曲為了剪片請了超多公假,啊還有巫巫茲拉是我跟另外兩位同學批來賣的,感謝大家。
將故事漫畫化的由來呢,大概從2016開始計畫,中間經過很多次跟冠威、74紅槓美術班聯繫後,找到了繪師除,2018三月之後我們就開始了這一連串的合作了,第2話後因為我覺得我能力不夠,又拉了一個同屆的友校校友姆咪幫忙弄分鏡,就持續至今啦,非常感謝兩位的無償合作,希望未來能回饋他們些什麼。
除此之外,漫畫快完結囉預計今年會結束它,快去追吧。
網址附上:https://goo.gl/ztyHQ1

mumi
我是mumi,中一中在寧夏路的友校20屆畢業校友、貓奴。主要負責漫畫分鏡。
不得不說,中一中真的是充滿神人,也充滿著各種讓人臉紅心跳題材,因此真的很榮幸被這串校友們邀進幽靈夜戀曲團隊。

幽靈夜戀曲故事緣由

中村惠子的故事,誕生於2010年的秋天,那時候,台中一中要辦一場睽違多年的畢業舞會,大家想要辦一場比其它學校都更強的萬聖節變裝舞會(※那也是最後一場舞會了,此後中一中再無舞會),所以想拍一支影片,作為這場舞會的背景故事……最好是鬼故事。

光中亭原址在日治時代是學校的神社,因此也有比較多靈異傳言和想像(不過跟四腳獸無關),有些體質比較敏感的老師說,感覺光中亭還有一、兩個日本鬼魂留在那邊,作者腦洞一開,中村惠子的故事就誕生了。

惠子之所以姓中村,是為了紀念當年台灣最大的學潮──台中一中的中村廚夫事件(雖然是個比較不美好的抗爭事件);惠子暗戀的老師林敬,原形是當年台中一中唯一的一位台灣籍正式教師林慶(敬和慶的日文音讀一樣)(※當時還有一位台灣籍的鄭鴻猷老師,但身分不是合格教諭)

「幽靈夜戀曲」──向舊時代致意的一齣青春校園惡搞喜劇就此橫空出世,故事主角惠子是學校廚工中村夫婦的女兒,偷偷喜歡著台灣人老師林敬,但後來林老師受到新任校長的歧視與排斥,終於被迫離職,昭和10年(1935年),台中-新竹大地震發生,浩劫過後,惠子也失去了林老師的一切音訊,同年10月29日,惠子因肺結核病逝,林老師從前喜歡在神社周遭沉思和譜曲,所以惠子的幽靈就待在神社一直等他回來學校,但是林老師不曾回來過,臺灣光復後,校方拆除了象徵日本殖民統治的神社,改建成一座中式的涼亭(後來又經過一次改建,才變成今天的樣子),惠子的父母都被遣返回日本了,施工的那幾個晚上,惠子就獨自坐在神社的廢墟上哭泣,後來,紅樓也被無端拆除,惠子記憶中的事物一片片地被抹殺掉,最終再也認不出原本的那個校園,在一中街霓虹燈照不到的地方,光中亭的惠子最終迎來到了80年後的今天。

影片在2010年10月29日於舞會現場穿插播出後,中村惠子的故事開始流傳開來,變成又一項校園不可思議(※當年的完整影片與預告片,因為太羞恥的關係不公開在本文,如果想看的可以私訊粉專)

惠子雖然是虛構的,但光中亭到底有沒有鬼魂呢?應該有吧,肯定有的

正文

鬼怪狂歡的大舞會時代 ─ 2010,光中亭的中村惠子與她的出產年份

中一中97藍槓畢聯會主席 何冠威

從某一年開始,台中一中出現了一個鬼故事中村惠子,光中亭的幽靈少女。很長一段時間裡,大家搞不清楚這故事是真是假,也不知道這傳說是怎麼蹦出來的。作為故事的原創作者,我這樣說會比較合適:中村惠子既不是真的,也不是假的。現正在webtoon上連載這個故事的作者群們,已經上面告訴大家這個故事的來龍去脈,這邊就不再不複述了。我在這邊想要談談的是:中村惠子是在怎樣的一個時代裡被創造出來的?

2008年到2018年,為什麼只有2010年辦得出畢業舞會?

中村惠子是2010年台中一中萬聖變裝舞會「幽靈夜戀曲」的吉祥物與串場影片主角(另有一部台語發音的舞會宣傳影片《慎思人生》,以一鏡到底的情境劇方式演出)。那場舞會是台中一中歷史上「最後一場」畢業舞會。在許多意義上,這場舞會算是空前絕後:此前,2007年有舉辦畢業舞會,2008年的畢業舞會用五月天演唱會取代,2009年沒有畢業舞會;因此,2010年的畢業舞會是在沒有學長傳承經驗的情況下憑97藍自己生出來的;2011年以後,台中一中再也沒有舉辦過畢業舞會。

十年,這麼長的時間跨度裡,只有2010年讓台中一中的舞會盛大復活了,那時候的學生(97藍主辦,98橘和99紅大量學弟妹參與協辦)自然有些不太尋常的地方。

辦舞會為什麼難?一方面,動員一群距離學測不到半年的高三生來舉辦一場像樣的舞會,這本來就是很艱鉅的任務;另方面,2010年真的玩太大、玩太兇,學校大概也怕了,乾脆選擇性忘記這項曾經存在的年度例行活動。台中一中多年來的傳統在被97藍憑空找回後,又就此再度消失了。

這也不能全然怪罪2010年97藍玩太兇,後來歷屆高三畢業生不再願意耗費學測前一學期的時間、精力來籌辦這種活動才是主要問題。舉辦畢業典禮就沒有這種問題,因為畢業典禮的籌辦是給已經考上大學的人參與的。2008年以降,大學的考制與考試時間沒什麼改變,但只有97藍的高三生有辦法激出那麼大的動能去辦舞會,這一屆學生的風氣和文化當然有突出的地方。

那一年的舞會,是萬聖變裝舞會。至少,我當時也沒聽說過中部哪間學校敢辦變裝舞會。我們既沒有前例可以承接,也沒有它校可以參考,只能自己摸索著硬幹。

這是屬於學生自己的畢業舞會,不是藝人的演唱會。我們不靠藝人排場來撐場(總共只請了學生票選出的李聖傑還有人家推薦的王牌樂團),畢業屆自己出的表演填滿了舞會節目表。這是什麼意思?一堆距離學測不到半年的學生,願意把自己時間和心力放在一場舞會上,讓自己在高中最後一年燦爛一次。

所以這場祭典令人動容。一整屆準備考大學的考生,包含一類、二類、三類、特殊班和各社團,用想法、時間、心力、資源、票選單、連署單和門票錢在挺一場舞會。

高三也是高中啊,高三不是大學升學預備班,高三也該有為當下而生的空間。況且,我們那屆玩那麼兇,學測還考得不錯。該狂歡就飆起來狂歡,該讀書就卯起來讀書,自己的時間規劃掌握在自己的手裡,升學考試不應是限縮青春的理由吧?

辦舞會,應該很多人都一樣,是抱著「就是要狂歡」的心情在硬幹的。畢竟舞會也不是什麼重大學生權益,大家就只是想要狂歡而已。

97藍的治理模式:狂歡性格與跨族群協調,把校方的插手格擋在外

2010年,對於這所學校而言是一個充滿創造力與爆發力的時代,是激進份子和狂人一起狂歡的時代。這年代創造了一些影響學校未來十年走向的傳統與制度,也創造了一些未來十年再也不曾發生的傳說。

這不是個別某個屆次的故事,以97藍為中線,上、下幾屆學生都不同程度地參與了這個時代,2010年只是這波浪潮的一個巔峰。

那個年代,學生對社會議題與政治意識的熱情還沒覺醒,活躍於公眾事務的積極者也不是特別多;真要說這年代為什麼如此特別,是因為大家都在「狂歡」,都在群魔亂舞、百鬼夜行,甚至連一些老師、教官也一起High,坐在自己座位上寫總複習的同學也探頭出來一起搖。

那年沒有太突出的抗爭事件,以致於後人不太記得當時發生過的事情。但之所以沒有太突出的抗爭事件,正是因為學生自己具有的組織性、社群性、創造性與自我治理能力,把學校對學生的干涉能力給限制住了。學生內部當然是一直在吵架的,但在對付校方時都會展現出高度的團結與動員能力。

好學生不會分派系,其中比較關心公眾議題的一群學生頻繁互相攻伐,卻也因此刺激了內部的自省力與創造力;壞學生分門結派,但基本上在中一中的名號下協調合作,同時也用自己的力量(以及比較流氓的方式)參與公眾事務、抗衡校方。這樣的一種社群狀態把來自校方不必要的干涉給強力嚇阻在外,所以不會發生太大的學權事件。
  
因為這種狂歡的氛圍,跨班、跨校的互動變頻繁了,集體意識變濃烈了,群眾動員的基礎擴大了,想像力與行動力被解放了,展現個人特色的大舞台被開啟了,能一起幹的「大事」也變多了。某些層面上來看,那年的台中一中有時候真的像日本動漫裡的高校生活一樣熱血,劇情不照死板的學校行事曆來走,充滿故事張力。這才是真正的自治,學生自己在治理自己的地盤。

填補這段學校記憶與經驗的空缺

8年過去了,這些故事沒有機會進入學校歷史的主流記述,但我想這些人、這些做過的事應該有被記得的價值。謝謝青刊社和某醜旭提供這個機會,讓我有機會以我自己的視角來說這個故事:

學弟妹大家好,我是中村惠子故事的原創作者,也是台中一中歷史上最後一次畢業舞會的籌辦總召。在此同時,我是台中一中《篡報》的創辦人,《國立台中第一高級中學學生自治聯合會組織章程》的主要起草者,學生議會成立的主要推動者,「台中一中FB論壇」的命名者與創立者之一。我是很多人裡面的其中一人,我參與、見證了這些故事。

我在校時個人爭議很多,來跟我吵架的人也很多,連辦完舞會後都在跟籌備幹部大內鬥,所以我的觀點絕對不能代表其他人。但作為那個年代許多事情的參與者,請允許我用自己的視角陳述我在那個年代的所見、所聞。

老司機發車了,我們即將抵達2010年10月29日的傍晚6點,史上最後一場舞會,2010年台中一中萬聖變裝舞會,即將開始:

首先是關於那場舞會的事蹟

1、民主的中一中,連邀請的藝人都是全屆票選出來的

當時透過問卷方式進行了三輪的投票,讓全屆學生從一長串的藝人清單裡面選出一位希望邀請的藝人,再由畢聯會向活動企劃公司提出。過程中沒有黑箱作業,票數完整公開(連無效票裡面亂寫了哪些老師、哪些二次元人物、哪些AV女優都公佈得一清二楚)。就算有些事項必須調整與修改,也會公告周知並徵詢全屆同意。

2、只要通過連署,任何表演都可以上台

依照當時的規定,只要全屆有200位以上的學生簽名支持這項表演申請,就能讓這個表演項目登上舞台。在我印象中,當時提出申請(而且跨過連署門檻)的幾個比較獵奇的表演有:

用頭撞碎西瓜(後來怕場面太乾,主持人會接不下去,所以當事人放棄這表演了)、

馬眼少年(我真的不知道這是什麼,後來就無疾而終了)、

五音不全的個人獨唱(上台了,全場High翻,換來主持人的傻眼貓咪)、

騷女時代(由各班男同志合組的反串熱舞表演,英譯是Bitches’ Generation,上台了)、

帝王功+陰吊功+九九神功(簽了一張很長的切結書,保證不會露出器官、毀損器官、用器官發射物體,最後也上台了)。

3、灑冥紙、抬棺材

畢竟是萬聖舞會,該有點冥界的元素,所以就在舞會人群中抬起了紙棺材、灑起了大把大把的冥紙。現在想起來真的很觸霉頭,不過挺爽的。學校工友看了也是笑笑的。

4、騷女時代、「大嫂團」和Gay殺排行榜

如前述,由高三各班一群男同志合組的反串熱舞表演,模仿當時最紅的少女時代。這個舞團在舞會結束後演變成了一個謎樣的男同志團體(時稱「大嫂團」),還在全屆舉辦了幾次名為「Gay殺排行榜」的謎樣票選活動,選出全校最帥的男生。票選規則是:異性戀每人可投1票,同性戀每人可投10票。這應該在台中一中的校園性別史裡被記上一筆。

5、關於陰吊功

總之,這個人真的上去表演陰吊功了,在器官上綁了一條繩子,用器官拖動了一位站在滑板上的胖子。事後,他痛了一個禮拜。當時本來還有一個表演:用器官燃放一整串的鞭炮,但是在現場被緊急叫停了──不是因為不雅或太暴力,而是因為舞台廠商擔心鞭炮會損壞音響設備。

6、真的有很多人變裝參加

辦變裝舞會,最怕的就是到了現場根本沒人變裝。為了鼓勵變裝,主辦方採取了很多措施:變裝者可以提早入場,並且把認定變裝的標準放到最低(連只戴瞳膜變色片也能算是變裝)(最無恥的個案應該是只在手上貼了一塊紅色膠帶,但剪票人員還是放他入場了)。然而,到了當天真的出現了各種學生自發的變裝,最印象深刻的應該是一整排用黑色垃圾袋扮成的無臉男(神隱少女)排隊入場。

7、真的有讓人跳到舞,雖然只跳了5分鐘

高中生所謂的舞會,顧名思議就是一堆人擠在一起看表演揮螢光棒但是不跳舞的活動。只有台中一中等少數學校的畢業舞會是真的有在跳交際舞的,所以我們也想辦法恢復這項光榮傳統。那年的舞會最後真的安排了和身邊陌生人跳舞的雙人舞時間,但因為開跳時已接近10點,所以很快被學校喊停了,現場所有人只跳了5分鐘。

8、校歌remix

舞會的壓軸是一個所有成員赤裸上身的學生band,扛著電吉他和貝斯走上台,唱起台中一中校歌的remix版──自己作詞、自己編曲。所有人一起在台下跟著主唱一起大聲唱著「雲霞燦爛,弦歌鏗鏘」,這大概也是這所學校珍貴的歷史畫面了。這個壓軸節目當時傳遍了整條一中街上的補習班。

9、台中一中神社御守

舞會結束後,畢聯會發行了一款紀念品,這紀念品應該也是在中台灣高校界絕無僅有了──台中一中神社的御守。台中一中的神社很久以前就被拆掉了,現址是今日的光中亭,所以御守上面實際上繡的是光中亭的圖案。不知道那時候在想什麼,這批御守那時候真的被拿去光中亭燒香、拜拜、過香了。這批御守賣得很好。後來還有一些存貨,學生會好像在國中基測時拿去賣給考生和家長了,不知道是不是有誆稱買了台中一中神社御守就能考上台中一中。

再來,是當年一些值得記述但是沒被記述的其它事情(大略按時序記載,但倒數幾個比較精彩離奇)

1、2009年反拆班事件

97藍是第一屆高一升高二必須全面拆班分組的學生。此前,因為台中一中只有少數人在升高二時會選社會組,所以通常是只有選社會組的學生會被抽出來重新編班,其它學生大多按原班建制不變。當時校長為了斷絕「人情班」的弊端,所以要求自97藍起升高二時全面拆班、重新編班,但這個作法引起很多同學的不滿。就這樣,某班出現了一張簡陋的紙,開始號召全屆連署反對拆班。在沒有學長帶領或指導的情況下,高一就鬧出那麼大的動靜,驚動了校方。最後校長堅持行政裁量權,也把幾位同學請進校長室解釋用意,抗爭不了了之。我當時也在現場,站在我旁邊的那位97藍同屆同學或許外型、氣質和站姿都太流氓了,據說讓校長感嘆「我們學校怎麼會有這麼像流氓的高一學生」。這件事沒有任何文字記述留下,所以我在這裡提及這件事。

2、2008至2011年,爭取修改制服下襬為可外放樣式

眾所皆知,台中一中的制服按規定是要紮進褲子裡的,但不知為何大多數人就是不紮,歷代皆然。類似的倡議早些年有被提出和投票過,最後不了了之。在2008到2011年,這個議題又被提出和爭取(我是那個時期的提出者之一),最後在2011年再次做出了樣品,但校方以「需要和校友討論」為由,又讓這件事無疾而終了。

3、2009年校刊夾頁事件

2010年,校刊《育才街112期》裡面記述當年96紅爭取誓師活動抗爭的內容遭受校方審查刪除。作為抵抗,青刊社在發放校刊時在校刊裡面多夾了一張紙,昭告這個事件,並鼓勵學生上網看被刪除的內容。

4、2010年起,學生議員(當時稱作學生代表,舊稱班級代表)列入班級幹部

在台中一中,各班負責出席議會(當時稱為班代會或班聯會)的人和負責籌辦跨校聯誼的人,都叫作「班代」,這造成憲政上很大的尷尬:各班都選出自己班上最會交際、撩妹的人,來去出席學生自治的議事場合。這顯然是很腦殘的現象,所以我當時提議讓班代更名(我當時建議的名稱是班聯委員或學生議員),並且列為受學校登記、領受幹部證書的正式班級幹部。經過好多次的跑班、連署、提案、表決,表決結果終於校方接受,班代從2010年開始成為正式的班級幹部。新章程通過後,班代更名為「學生代表」,近年又更名為「學生議員」。

5、台中一中學生議會的誕生

2009到2011年是台中一中學生議會運動最關鍵的幾年。此前,中部各高中職的學生自治組織只著重行政權,立法權都很薄弱。在學生議會建立以前,原有的班級代表大會組織化程度低落,甚至在2008年下半停止運作,名存實亡。在包含我在內97藍各班代表的努力與當時96紅班代會議長的協助下,台中一中的議會制度重新復甦了,幾經與校方及學生自治行政權的抗爭與溝通,終於奠定了台中一中學生議會成立的基礎,各項串連、提案、杯葛行動都變得活躍了起來。一年後,台中一中學生議會藉由新《章程》的通過而誕生,一套相對成熟、穩固的議事民主型態在台中一中被確立。

6、從《98章草》到新《章程》,台中一中建立全國最成熟的高中憲政體系

在2008年,舊有的《台中一中學生自治組織章程》規範 , 已經和現實實踐狀況嚴重不相符,並且產生許多運作上的問題。我在2009年撰寫了一份新的《國立台中一中學生自治組織章程草案》(因為寫於民國98年,所以有時被稱為《98章草》),除了行政權部分參考舊章程、議事規則參考《國立台中一中班級代表大會組織章程草案》以外,其餘內容主要參考採行議會內閣制的日本憲法(而非外校或大學的章程),經歷為時一年的編修後,訂定出一套詳細列舉學生權利(甚至包含性別平等、年級平等)、確立議會體制、提供制訂子法空間的新章程、援引創校民主精神的章程草案,最終成為現行《國立台中第一高級中學學生自治聯合會組織章程》的原型。

《98章草》中還有許多至今仍超時代的設計,諸如:年級議會、年級自治權、自治法庭與受理告訴機制、學生投票制度(類似公民投票)、學生意見調查制度(一種具備效力的全校性民意調查,比投票制度簡便但有效)、議會行政權、不信任案後的行政-立法換軌制度,可惜這些設計都在法規委員會審查階段被刪除了,否則可以提供往後學生一套更強大、便利且所須操作人數仍低的抗爭機器,甚至能解決當前台中一中學生會遇到的某些憲政困境。但這部被閹割後的新章程仍讓日後的學弟妹得以發展出一套完善的校內法律體系,並且讓當年處於設想階段的校內政黨制度得以付諸實現。

要說我還有什麼想法,這麼多年看下來,我認為學生會長是不應該由全校學生直選的,應該採取代表制的間接選舉直選反會導致種種反民主的結果

7、2010年,《篡報》誕生:中台灣第一份不仰賴校方經費的高中校報

台中一中的第一份校報是青刊社於2009年發行的《串報》,但只發行一期就因為經費問題而夭折了。後來,我在與青刊社討論之後,我自行嘗試性地撰寫了一份新的校報《篡報》(很顯然是《串報》的諧音)。青刊社當時想用來解決經費問題的方案是架設電子報網站,但那個年代社群媒體與智慧型手機還沒流行起來,我認為當時並不會有多少學生拿自己上網的時間去看正經八百的校報,所以自行展開了發行低成本紙報的實驗。我認為校報的存在還是必要的,一來是可以塑造一種「學生共同體」的想像,二來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把特定事件宣揚出去,變成一項簡便、低廉的抗爭武器。

為了解決經費問題,《篡報》的背面提供補習班打廣告,以換取補習班免費印刷,這算是很成功的商業合作模式。為了吸引最大規模的讀者,《篡報》用極其戲謔甚至腦殘的敘事風格來陳述議題。令人意外的是,《篡報》竟然缺乏傳承機制的情況下斷斷續續發行了5到6年,成為校內截至目前為止最為長壽的學生私辦校報,也啟發了校內外一些想辦校報的學弟妹。

8、2010年,同好會制度建立

台中一中的社團總數受到社辦空間所限制。為了讓校內學生自發性組織的活力可以突破這種空間與制度上的限制,98橘那屆的學生會(第16屆學生會)創立了同好會制度,讓學生有在正式社團以外靈活註冊、成立團體的空間。這種制度即使放在全國高中職的範疇來看,仍是一種非常進步的制度設計。

9、2010年巫巫茲拉事件

當年度的南非世足賽,讓南非名為「巫巫茲拉」的塑膠號角紅遍全球。也因此,正值高三的97藍開始有學生從網路上批貨、發起年級性團購,裝入黑色大垃圾袋帶進校內,並以每支100~150元的售價大量販售盈利。起初,巫巫茲拉是空運來台,因此進貨成本較高;到了後來國內需求增加,便改以貨船運送來台,進貨成本就降低了。然而就在到貨、發送各班以後,由於缺乏事先提醒與協調,忽然有一位同學在放學時拿起巫巫茲拉在慎思樓走廊吹奏,隨即引發整棟樓的高三學生跟風吹響巫巫茲拉。這起事件迅速引來教官干預,一度將巫巫茲拉列為違禁品(後來以拍攝畢舞影片《幽靈夜戀曲》為由請求教官通融而解禁了),並且大規模沒收巫巫茲拉、調查盈利情形。整件事情很無言,但是很狂,值得被記住,故在此提及。
帥旭表示,跟這個歷史有淵源的人道個歉,因為漫畫為了要大眾化把這個違禁品改成波卡

10、2010年,台中一中暴力團體「慎思連合」與「兩百人事件」

97藍的壞學生之中有兩個比較大的系統,最大的系統是由一群崇尚肌肉、經常參與校內外圍事鬥毆、穩坐各班最後一名、經常被記大過的幾位學生所組成的「慎思連合」(設有總長一名);另一個系統則是水利大樓吸菸區的菸友們。這兩個系統在高三時大量出任畢聯會幹部。雙方分任畢聯會的兩名副主席職務,同時在對校方施壓與協調各班事務的過程中發揮了重要的影響力,成為全年級檯面下的實質管理者。這種作法自然引起了一些爭議與批評,但這個模式的確打破了公眾議題參與由少數積極投入者壟斷的情形,強化了對學生力量的動員力與對校方的嚇阻力。

2010年初,96紅曾因為指考前的誓師活動被校方取消而引發全年級抗爭事件。2010年底,97藍則與校方針對學測前誓師活動的主辦權歸屬而引發爭議,學生因此積極籌劃應對措施。原擬於一次畢聯會議召開時針對學測誓師籌辦問題糾集大量高三學生旁聽施壓,但由於風聲走漏,校方緊急於上午10點下課時宣布取消此次會議,並臨時廣播要求各班畢聯委員至川堂集合,改以校方單方面宣達活動內容取代由學生參與的會議。「慎思連合」聞訊後,在短短10分鐘的下課時間裡從高三各班糾集了超過兩百人走下慎思樓、群聚於莊敬樓川堂前。校方原本只想面對25名畢聯委員,現場卻遭到超過兩百名高三學生圍觀,備受壓力下同意將活動籌劃權力交予高三學生(實際上由「慎思連合」籌辦)。這種抗爭方式太獵奇、太流氓了,因此也沒有被校內任何主流記述給記載下來。「慎思連合」後來舉辦了一場暴走族風格的學測誓師活動(曾經把巫巫茲拉和畢聯會會旗升上操場國旗桿,並懸掛長達三天),同時也拍攝了一部開場短片《誓‧師》。

2016年時,當年拍攝《弒‧詩》的慎思連合總長拍攝了一部20分鐘的短片,獲得法國尼斯影展最佳男主角獎,同時也入選第69屆坎城影展與美國第十三屆世界民族電影節獎,實現了自己高中以來的電影夢並走上電影路。
→帥旭表示:有沒有興趣來翻拍幽靈夜戀曲電影啊?

11、2011年,第17屆學生會正副會長選舉開票開出橘子事件

一直以來,每次學生會長投票都有「廢票聯盟」的問題。實際上,高中生投廢票很多只是為了好玩、想找發洩機會而已,中部某校就曾經發生過有學生在選票上默寫整首《滿江紅》的無聊事件。少數人自稱投廢票是一種表達意見的方式,實際上這只是假借一個高尚的藉口來放棄思辨而已,這些人連分辨「兩顆爛蘋果裡面哪顆稍微好一點」的能力都沒有。如果學生投廢票(或亂投票)只是為了好玩,那不如鼓勵他們用其它方式宣洩壓力與發揮創意──譬如在投票時順便投入不會汙損選票的異物+有效票,那或許更能維護高中民主選舉制度運作。基於這個理由,我在與當屆學生會協調後發起了這項充滿爭議性的活動,並且跟一堆學長在網路上戰成一團。當年的實驗沒有特別成功,因為沒有搭配足夠的宣導去呼籲學生投下有效票,但我至今相信這個努力方向沒有錯

當年開票時因此多出了一個新的唱票項目:「垃圾一個」。所謂的垃圾,包含了○○棉、生日卡片、搗碎的蒜頭等等,大抵都是扁小、容易隨著選票塞進投票箱狹小開口的東西。但卻有一項不合理的東西被開出來了:一顆橘子。橘子是不可能擠進投票箱的,卻在投票箱裡出現了,這個堪稱魔術的故事因此在一段時間內被人們津津樂道。

12、2011年,台中一中FB論壇成立

在97藍畢業前不久,有位98橘的學弟開了一個FB社團,和我提出「想創一個想把所有台中一中學生加進去的社團」。我後來幫這個社團取了「台中一中FB論壇」這個名字,並且訂定了「不審查成員資格、不限制發文內容、不刪離題發文」的版規。這實際上是對於早期深藍論壇管理方式的反動,希望可以創造一個除了極少數積極參與評論者以外所有人都敢於發言的網路平臺。但這個社團直接導致了深藍論壇台中一中版(「龍夢紀元」)的衰落,還是讓人有點感傷。後來,台中一中FB論壇的功能逐漸被「靠北台中一中」給取代,但至今仍在運作。

以上是我認為值得一提的事,當然還有更多事情沒被我提到,但我主要是想讓一些被我目睹、對這所學校有意義但沒有被記錄下來的事情獲得文字記述,讓日後學弟妹知道這些當年的故事──一段「盛世」的故事。所有當年曾經的夥伴們、靠北過我的人、被我靠北的人,我想也該要有被記得的一塊空間。我已經算是個大叔了,當年給莊敬宮增添麻煩,現在給中南海製造困擾,感謝母校教會了我這麼多。

後記

帥旭

這篇文章其實在年初就出來,中間經過校稿跟育才街合作的排版討論,我們的願望就是將這段過去歷史以一個平淡但是精彩地留下,希望你們會喜歡這一大篇。如果有想要討論的都可以在下方留言,或是私訊粉絲團https://bit.ly/2X9Xolq 。 如果小編不知道的,會幫你轉告冠威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