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談這件事,和宗教無關,和你一起重新定義我們一般所認為的鬼。了解,是我們不害怕的第一步。我們普遍所說的鬼,在我看來,其實並不特別被歸類到哪個宗教去,就如同很多台灣人常不知道自己究竟是道教還是佛教…一般俗稱的鬼,其實我覺得比較像是心中的恐懼,所以我們就來談談如何面對吧?


一、你的害怕,緣自你的不了解

雖然我們有很多方法形容「鬼」,但其實如果細細去想,每一個人描述的「鬼」都不一樣。而且,「鬼」不見得代表是不好的事情,它可能會用「靈魂」、「守護者」的方式出現,不見得一定是「惡魔」或是「妖魔鬼怪」。

像是《星際效應》裡面談到的:「父母永遠都是孩子的鬼。」

我們看不見鬼,所以我們會害怕。但是試著想一想,你怕的其實是那個未知,是怕自己的無法掌握。所以我們該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勇於面對未知的事情,它再糟又能多糟呢?以面對鬼來說,壞的鬼除了折磨我們之外,最後是不是只能讓我們死亡?但如果他的絕招只有這點,我們可以這麼想想。


二、鬼的絕招,竟然只是讓你死掉。

如果你常看鬼片,可能會發現,最讓我們恐懼的,除了未知之外,就是死亡。但若要長遠的來看,我們之所以會畏懼死亡,在某個程度上,也是因為我們並不知道,死了會發生什麼事情,所以我們害怕。

因此,當我們遇見鬼的時候,就如同我們的恐懼到來的時候,我們可以去衡量,最糟的情況是什麼?常常有人安慰別人都會這麼說,讓我覺得很不以為然。

別這樣想啦,事情才不會那麼糟呢!

當然講這句話的人一定是愛你或至少是關心你的,不過我們可以這麼想,當我們都料想的到最糟的情況是什麼時,任何一種情況都會比它還來得好了吧?而就算你所料想的最糟的情況發生了,那你也已經想過了,如果你更完善了,你早就準備好對策。

回到主題,當今天鬼出現了,他最後竟只能把你弄死。但我每次看鬼片演到這的時候都會好奇,不管原本弄你的那個鬼是被冤枉死或是怎麼樣悲慘的死,現在假若我死了,我好像也不輸他的悲劇,我的死亡原因是:「被鬼弄死。」如果被弄死的是我,我應該也要變成鬼,這時候我們就有同等地位了,應該還要再演一篇鬼鬼大戰啊?

所以,為什麼不要怕?因為你要知道,當你死的時候,這個弄死你的鬼和你之間的遊戲,才剛剛開始呢。


三、和鬼談條件,憑什麼他擁有先天優勢?

好,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每次看到鬼就要跑,然後這個鬼每次不是要嚇人就是要害人。以「鬼」的資訊來說,他們要嘛就是有未完成的夢,或者就是非自願的死去而變成了鬼之類的…但我每次都很好奇,為什麼鬼不能好好的和他要嚇的人合作,常常一出來就要用各種音效伴隨著恐懼,我常常都覺得,這在幹嘛啊?嚇這個被你嚇傻的人一點幫助都沒有,你嚇了他,也不能完成你想要達到的事情啊?

所以,當你心中的恐懼就像和我前面所敘述的鬼一樣,很不合理的向你要求的時候,我們就必須要冷靜下來,和它談條件。你可以想想,有什麼方法,是你們兩個能夠雙贏的,至少,不要搞得雙方都很虧。

我想,如果有個鬼真的出來要嚇我,我一定會和他說:「好!你夠了,我們找個地方坐下來談?」如果可以的話,看他能不能吃東西啊?就和所有的談判一樣,如果吃飽了應該就可以解決一半的問題呢。

而且,如果他是真的鬼我一定會很開心,我想問一下他的世界到底是什麼,我有太多想要問的。如果我能寫一篇採訪鬼的文章,我覺得一定超級帥,而且我一定會和這個鬼講好,五五對分,不用客氣。

把你的恐懼變成優勢,而且你要善待他,他可能是你的全新契機。


其實像我開始用wordpress架網站,也是因為接了一個超越我能力所及的案子…當時確實有一點點恐懼,不過,我馬上就和它妥協了,於是…現在它成為我的新興趣,而且我們還會一起繼續走下去喔X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