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偷藏在九號球裡的故事,那些年輕歲月和成長的痕跡。

0
48

也許我這一桿 又沒辦法進球
就像我的生活 一直在出差錯
也許我這一生 始終在追逐那顆九號球
卻忘了 是誰在愛我
卻忘了 是誰在罩著我

 


一、台中一中的撞球課

中一中的撞球分成課內和課外,課內就是在撞球教室上的,但如果不是撞球社的話,一個學期通常就上個兩三次,然後考個試就差不多了。課外的就很多選擇啦,雖然現在我一間撞球間的名字都記不起來(不過我知道Cue哪個同學會記得),但是讓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我們會在那裡遇到「體育老師」。

還記得第一次,看見體育老師來的時候,心中馬上就演練了「打或逃反應Fight or Flight response」,你說你不知道什麼是打跑反應(不要看錯好嗎?)我來說明一下:

 

戰鬥或逃跑反應(英文:Fight-or-flight response),心理學,生理學名詞,為1929年美國生理學家懷特·坎農(Walter Cannon)所創建,其發現機體經一系列的神經和腺體反應將被引發應激,使軀體做好防禦、掙扎或者逃跑的準備。(節錄從維基百科

後來,我沒有戰,也沒有跑,我只是站在原地。因為那個體育老師和我說:「來練撞球喔?要比賽了吼,加油喔!」一中那個時候,會舉辦撞球比賽,我還記得,初賽的條件是要和另一個對手比賽,看誰能在15顆球裡面撞進最多球,3戰2勝。我還記得那一次,我打出了從來沒有過的好成績,連續15個連進,連勝兩場直接進入複賽。還被監賽的學長問,要不要來打撞球啊?

結果,我複賽那天發高燒,直接在同樣的規則下被對手慘慘的直接打爆回家。

不過,我還是很喜歡撞球。


二、亞力山大俱樂部的撞球檯

還記得最早一次摸到撞球桿的時候,應該是小學的時候。那時候,是個小胖子,也沒有很高,常常都要用架桿器去打一些很遠的球。我的腦中也沒有什麼三角形,就學著大人胡亂的比一通,反正命中率也還行,至少和其他小孩比。

還記得除了九號球之外,有一種球叫做斯諾克(Snooker)。

(圖片來源:網路)

沒有數字,都是色球,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連結這邊看一下規則。(點我連結→

這種撞球常常讓人感覺看起來很好吃,那時候很喜歡玩這個,因為覺得可以把紅球打進洞就是很開心。而且,這時候的我對於勝敗還非常重視,所以,若是輸了其他小朋友,我常常都會再苦練一兩個小時(這個時間對那時候的我很久了。)看來這個性子,到現在還是一樣呢。


三、九號球

逃走 翻過圍牆 我只能逃走 闖我的出口
奔向自由 熟悉角落 有人在等我 有挑釁的笑容

我還記得,有一次和我的表哥們去打撞球,他們教了我一個很小很小的訣竅,但是我一直受用到今天。在瞄準白球的時候,輕輕地瞄、穩穩地瞄,但最重要的時候,是「出竿」的那一剎那。大部份的人,無論任何運動或活動,在出手的那一刻,總會潛意識的特別大力,但,就是因為這個「用盡全力」,反而讓我們完全失準,母球整個往不同的方向去。

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穩定呼吸,就像前兩次瞄準一樣,用適當的力氣推竿。對於現在的我來說,也是。我需要的就是,屏息以待,在適當的時候,推竿進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