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雞,咕咕咕!

我是小灰公,2014年4月出生的迷你雞,今年已經滿4歲了,如果換算成人類的話,大概是60歲吧,對,我已經是一個老爺爺了,一個獨居的老爺爺。

今年初我生下我的母親小灰灰離開了,我不知道她去了哪裡,每天清晨五點和晚上七點是我們約好的啼叫時間,我到今天還會定時呼喚她,希望可以得到回應。我跟小灰灰同居了快兩年,所以她是我的母親,也是我的老婆,我是她第一個兒子、第二任老公,嚴格來說,我的全名應該是第二代小灰公,為了跟我的爸爸第一代小灰公區別。

我知道人類的母親和兒子好像不能睡在一起,因為會生出畸型的後代,但是我和小灰灰沒有這種概念,她剛開始見到我時,也不知道我是她的小孩,她從來沒有照顧過生下來的蛋,只記得生了很多很多,不記得那些蛋到底去哪裡了。而且小灰灰和我同居的時候已經是老母雞,生不出蛋了,所以我們總是及時行樂,當她低下頭看我時,我就會跳上去,春風得意,有時候她不想而我硬要,就會追得她滿屋子跑,直到她生氣轉頭啄我為止,其實也是很有趣的,嘿嘿。

小灰灰是一切的開端,灰灰家族的始祖,聽說在我還沒出生的時候,第一代小灰公和小灰灰住在簡陋的房子裡,最好的家具就是紙做的地毯,她很喜歡,這樣腳才不會被鐵條弄痛。我的爸爸不是隻好雞,他總是欺負小灰灰,稍微被人類激怒,就把氣出在小灰灰身上,把她的腳啄的一個洞一個洞的,血流不止,幸好他離開的早,不然小灰灰不知道要被欺負到什麼時候。

  剛開始什麼都沒有的,不知不覺中,就產生了「我」的意識,我發現自己在一個好黑的地方,整個被撲通撲通跳著的節奏帶著走,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每當起伏的節奏越強,我就越有精神。隨著時間過去,我在的地方變得越來越狹窄,而且也開始聽得到聲音了,我發現隔壁也有撲通撲通的韻律,此起彼落的,可是漸漸的,他們的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小,之後就聽不太到了。

這一段回想起來有點吃力,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了,我只記得最後的最後,那裏面真的好擠,我就想方設法的要出來,「叩-叩-」「叩-叩-」,我用自己全身上下最硬的地方也就是我的嘴吧,敲擊束縛我的蛋殼,漸漸地它出現了裂痕,於是我就出來了,能呼吸到新鮮的空氣真好,只不過全身上下都黏黏的有點不舒服,好在一下子就乾了,我變成一隻蓬鬆的小雞。

這個世界大的驚奇,我第一次認識人類的手時嚇得不輕,每一根人類的手指都跟我的身體一樣大,真是太可怕了,不過隨著日子過去,這些手對我們好像沒有惡意,還常常拿美味的食物過來,我就對他們溫柔一點吧。

曾經我也有過兄弟姊妹,但老實說我不喜歡他們,總是要跟我爭地盤,而且小時候有個姊姊踩到我的腳趾,竟然就把指甲踩斷了,讓我那根腳趾到現在都長不出指甲,真是太氣人了,那段日子,反正他們都不知道去哪裡了,不提也罷。

倒是回想和小灰灰一起住的日子,真是既舒適又愜意,冬天的時候我們最喜歡擠在人類幫我們蓋的小的房子裡取暖,我會戳戳她被羽毛覆蓋的肥厚下巴,她會舒服的歪著頭享受,然後禮尚往來的幫我整理我漂亮的小月牙下巴,這可是雄性的標記呢!

雖然住在雙層透天房子裡,但我已經垂垂老矣,獨居的日子實在是悶得發慌,憋得好緊,人類有時也會陪我玩,但他們不懂我舒服的點,總是亂搓一通。小灰灰什麼時候才要回來呢?

小灰公自述–(完)


  • 迷你雞小檔案

    又稱藍胸鶉,成雞只有人類手掌大小,平均壽命為四~七年,常見花色為原生褐色、育種銀色。可觀察小雞的脖子來辨別公母:成年公雞脖子下方有明顯的月牙圍巾,反之則為母雞,母雞一年可生160~200顆蛋,但人類所飼養的迷你雞通常不會親自抱蛋孵卵,需靠電敷繁衍後代。

2 COMMENTS

    • 你好, 小灰公還在唷~~因為小灰公失去了媽媽, 我們全家人比起以前都更常跟小灰公互動了, 他現在沾染了人類的習慣, 比如說喜歡吃麵包、餅乾等等, 雖然說不是很健康, 但以他也是四歲多的高齡來看, 還是開開心心比較重要, 我們是這樣覺得。你的迷你雞一定也很可愛吧, 雖然已經過世了, 相信他也留下許多美好的回憶給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