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時光真的可以重來, 這一切就不會那麼珍貴。」《牙關 – 五月天》


找到了小屋,但卻沒有停留。

那是一條窄窄的小徑,而我漫無目的走著。直到多年後的現在,我才懂它其實只是一個很長的夢。

當我醒來的時候,我會回到花園的門口。而無論旁邊的樂園有沒有開放,裡面有沒有會打鼓的猴子,那都不重要。如果埃及艷后跑出來對我微笑,我也不會太意外。

我知道,我不用再到夢境裡尋找玫瑰了,它並不在那裡。所有人都在小屋,一切都很好、很平靜。然後我打開了那屋的門,所有的分裂和虛假,終於都消失了。

「我回來了。」

『你回來了。』


Please don’t take my sunshine away.

「我膽小的對自己說,就是這樣嗎?/我是你夜裡的太陽,也是你,影子裡的悲傷。」

曾經有一隻噩夢,因為始終抓不到它,最後只好妥協,豢養了它。於是就像Inception中的火車,噩夢常貫穿每個夢境。它總輕聲地在耳邊提醒我,這是我們之間的約定,你一旦親口告訴了誰,那個人就獲得了掌控噩夢的權力。

那人可以選擇消滅噩夢,或是離開。但如果是後者,制約的力量就會加倍。

當我再次見到它的時候,它笑著對我說:「嘿,你看看,我長得這麼大了。」


1000 days left.

「既不想贏,也不想輸,我只是想完成它。」

即使知道能夠重新開始,但仍是一無所有了。不一樣的是,看不見流的血,就看不見玫瑰了,也不能再坐在花園中哼著:「Memory, you never let me cry.  Alive within your beatless heart.」

就算只完成一部份,也要燃燒每一刻的生命,用盡全力地。


那片大草原,始終沒有變。

「我擁有的都是僥倖,失去的都是人生。」

於是,它又慢慢地變得清晰,就像做了一個很長的夢,而你卻被迫在一夜間醒來。但醒來後,你卻發現,這並不是夢中夢,只是另一個惡夢的開端。因為它說過了:「離開,只會讓制約加倍。」

一眨眼,十年了。

失去的不過只是,比擁抱再多一些。

發表迴響